景玙

没啥能耐,只会吃粮。

【耀菊】长生(短篇完结)

超甜的国设!!!!!!!!喜极而泣!!!!!

空明box:

一篇傻白甜,真实标题其实是:


震惊,他从宅男身份中觉醒,竟然是因为这个人……


(好了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去UC新闻上班,请问工资在哪里领)


总之正文开始啦~


=======




中午十二点准时睁开眼睛,用一刻钟打点好仪容仪表。本田菊快速地处理完自己合二为一的早午餐,礼貌地和他的侍女们一一打过招呼。他是个作息规律的御宅族,人一旦上了年纪,连熬夜赖床这种小事都多少带着约束的味道。


年轻的少女们嘻嘻哈哈地应了,胆子大点的还打趣他,叫他网瘾少年。他的心情不错,对于这种略嫌不敬的玩笑也不生气,只是含笑点点头就走了。


他对即将开始的一天充满期待,因为是不用工作的节假日,容貌年轻的黑发老人大可以坦坦荡荡地缩进自己的房间,闷头打一天游戏,不用有任何的愧疚。


游戏加载需要一段时间,本田菊盯着屏幕上的读条发呆,冷不丁想起刚刚有人叫他作网瘾少年,两千多岁的老人家不禁摇头笑了笑,因为他自觉离少年这个词已经很远了。


作为一个两千多岁的老者,这世上能把他当做小辈的国家已经不多。每天都有不可计数的事情在发生,人世变幻、风云动荡,年轻的国出生了又很快死去,反而只有他们这些年纪大的老人还在坚强的屹立不倒,活过沧海桑田,追上过隙白马,几乎都活成了一道可用来衡量时间的标杆。


他今年多少岁?两千六百,再具体一些呢?这就开始数不太清了。人过了一定岁数,对光阴的记忆就会开始变得模糊,仿佛这样能够拖住时间的脚步,人世的变动就可以少一些、再少一些。


游戏早已经加载完成,电脑屏上映着大大的“start”,但本田菊并没有怎么理会,他的注意力被右下角的日期吸引住了。


2月11。本田菊觉得这个日子非常的熟悉,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,原来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

时间过得太快了。




黑发的老者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,觉得自己活得未免有些太过颓废,连生日这样的日子都要在游戏中度过。他受中国传统思想的影响颇深,总觉得诞辰这种日子应该被认真谨慎的对待。近年来受西方开放思想的影响,他虽不怎么过生日了,但心里总还是有个结。


以前小的时候,最期待的就是一年一次的诞辰,大哥把他们每一个人的生日都让史官抄记誊写好了,到了诞辰那天,他们尽可以予取予求,哪怕是要天上的星,大哥都会让人搬梯来摘。


那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,广博繁荣的大唐富有万里河山,而这位东方的霸主对他们这些小辈给予了最大程度的温柔。那时候的小本田菊最期盼的就是快快长大,最好一睁眼醒来就能够与王耀比肩而立。没有人不渴望成为像王耀一样强大而繁荣的国,翻手为云覆手雨,为自己的子民遮出一片福荫。


那个时候的王耀已经不过生日了,他自己的生辰知道的人寥寥无几。本田菊曾在自己的生日宴上壮胆问过他缘由,这位温和而强盛的国主并未作答,他无声的微笑,尔后拎出一只皮毛雪白的兔子,送到本田菊的怀抱里。


本田菊抱着兔子,仰视皇座上的王。年轻而英俊的男人单手支撑着头颅,眼底落下的余光意味深长。


 


&




他第一次养这些小玩意,对这只白兔珍之爱之,与它同食同寝,最爱把自己柔软的脸颊贴在它的皮毛上,听它小而强健的心跳声。


他把兔子养的很好,然而十几年后,兔子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死去,变成了一摊不起眼的花肥。任凭已是少年的本田菊如何把脸颊贴上它冰凉的皮毛,它也没有再挣动一下。


少年赤着脚跑过漫长的庭院回廊,扑到王耀的怀里默默的流泪,而王耀只是平静的抚摸着年轻人的发,等本田菊哭够了,这才松开他,单手挑起孩子布满泪痕的脸,轻声说:“这就是死亡。”


本田菊抽噎着问:“那我们也会死吗?”


王耀笑了一笑,另一只手指向门外广袤的天空,那里有扶疏花木、鱼虫鸟兽,再远再远的地方,有熙熙攘攘的黎民苍生:“你要知道,他们都会死,但我们不会。”


本田菊在那一天明白了,原来成长对于他们而言,并不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,时间的流逝带来的往往都是无穷无尽的别离。时至今日他才知道当年王耀那个笑容后的真意。这位温柔的国君用十年时间为他讲明了一个道理。


王耀的年纪远比他大,一定经历过更多他无法想象的生离死别。他一个人孤独的走在时间的河流边,看着滔滔江水推着历史不断的行走,而自己却永远置身于时间的边缘,难以融入,无法挣脱。


这些王耀所经历过的,如今又轮到本田菊一步步走过,他将无可抗拒的长大,遇到无数有趣的人与事物,每一个都不尽相同,失去了便永不可追,再在长生途中与他们一一作别,甚至无可怀念,因为新生者连绵不绝的来了。


于是对于他们而言,时间变得格外难以捉摸,既可以长的看不见尽头,一百年不过弹指瞬间,又可短的来不及缅怀。相遇和别离往往都是同时。生而为国,这是他们无从改变的宿命。


后来他不再期盼生日,但王耀却依旧很上心。他活得太久,总忍不住把本田菊当成孩子照顾,即使他眼中的孩子也已长成了一方领主。那双时常被握住的手,也同时紧握着无数人的生死悲欢。


王耀喜欢给他们这些小辈煮寿面,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习惯。寿面取的是长命百岁的吉兆,但那时候的本田菊甚至憎恶这一点。年轻人盲目的恐惧长生,他认为这是一道可厌的诅咒。他知道只要活得足够久,也许总有一日情势会逼得他不得不心甘情愿和他的大哥决裂,那时候他们再不会是相拥取暖的兄弟,而是互相憎恶的仇敌。


后来有一天他忍不住和王耀说了,说我不想长生,我想现在就死去,在你最宠爱我的时候。一直活下去的话,或许有一天我们也不得不分离呢?


王耀放下他的寿面,慢条斯理地摆好筷子,然后平淡地说:“世间事不过因利而聚,因利而散八个字。我们生而为国,总有不得已的时候。”


隔了一会,他微微的笑了一笑:“但只要活着,就总有一天能等到团圆。”


说这句话的时候,王耀的脸容隔着蒸腾的热气,显得朦朦胧胧。本田菊摘下平光镜把脸埋在手心里,仔细回想了很久很久,却无论如何都记不起王耀当时的神情了。


 


&


 


电脑的屏幕早已经熄灭了,指示灯还在不厌其烦的闪烁着。本田菊拔下插头,发现自己记得最深的反而都是当初寄人篱下,靠依附他人而活的日子,近年所谓的改革后的岁月却都很模糊。近百年来他过过不少生日,往往都是和国诞一同,烟火和礼炮震耳欲聋令人炫目,他始终兴致缺缺,因为感觉不到自己作为“人”的存在。


仪式年年如此,只是看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。后来他拒绝出席。他觉得厌倦。


他站起了身,从柜子里翻出了相机。本田菊喜欢照相,甚至在电脑出现前一度认为相机是最伟大的发明,他热衷于用照片定格人生,即便以后没有机会追忆。


几个在庭院里修建花枝的侍女看见本田菊背着相机出门,还以为他是要去漫展,叽叽喳喳地笑,要他早去早回,本田菊没说什么,温和的点点头,笑了一下。


隐约有一点王耀当年的影子。


 


&




早春的公园历经一场严冬摧残,满目荒草萋萋,游人零星,只有几个母亲带着孩子在沙堆边玩耍。本田菊调了调焦距,拍下一朵过早绽放的花。他宅了一些年,虽然这段岁月对于他的漫长人生不过是须臾瞬间,但突然回归到社会,竟令他有些无所适从。


他合上相机盖,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一直坐到天边亮起几颗疏朗明星,这才起身回家。


 


他不习惯留人在家,侍女们都下班回去了,次日清晨再返来工作。本田菊进来家门,心中仍一片恍然,仿佛这一切都不尽真实。


他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,觉得东京的二月仍旧很冷,正要起身回房,突然听见了咚咚的敲门声。


有一个人,他说他敲了许多年的门,始终不习惯按这时兴的门铃。


本田菊的心跳猛地加快了一拍,心中笃定的浮出一点预感。他几乎是飞奔过去开了门,那个人的衣角还卷着白霜,带着北京的寒气风尘仆仆赶来,大概是没想到他开门开的这样快,眉梢轻轻挑了一下,然后笑了。


“生日快乐,恭喜你长大一岁。小菊。”


 


本田菊把他拽进门,垂着头缩在他背后拼命把他往屋里推,王耀以为他在开玩笑,忍不住笑着阻止:“别闹别闹,我来给你煮个寿面,我知道你自己肯定是不会煮的。”


热腾腾的寿面摆在面前,本田菊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,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柔软幼小的孩子,他的大哥也是这样坐在对面单手托着腮,含笑看他的弟弟吃面。


王耀的脸隔着寿面蒸腾冒出的白色水汽,显得朦朦胧胧,但仍旧是和他记忆中一样的鸦色长发、一样的晶棕眼瞳。本田菊垂下眼帘,觉得鼻腔有一点泛酸,他不知为什么人世的变化这样多,而他却仍和当初一模一样。


 


“今天正好也是元宵节,我陪家里人吃了元宵他们才肯放我出来,”王耀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,与许多年前的情景相重叠,“知道你不喜欢吃寿面,多少吃一点,图个好兆头,长命百岁。”


本田菊咬了咬嘴唇,在热气的另一头闷闷的说:“我早就长命百岁了。”


王耀被他怼了一下,顿时哑了声。他说了这么多年的长命百岁,还是第一次被人反驳。他看着对面的本田菊,少年模样的男孩子垂着头,略长的刘海挡住了眼睛,只有嘴角隐约是个笑弧度,王耀猜测他应该是快乐的,于是忍不住和他一起笑了起来:“对,说错了,是长生不老。”


本田菊不再说话,只埋头吃面。在腾腾的热气里,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悬在了睫毛尖上。他想,这一定是水雾的蒸汽。


 


 


世人无不渴求长生,而他们从一开始就已把长生攥在了手中。浮沉多年,是幸抑或是不幸,如今终于,都有了分晓。


 


 


END.


昨天晚上才写完的菊菊生贺!睡过头所以现在才发【。】


虽然有点迟到,但还是要祝你生日快乐,本田菊!


这个故事大意就是想表达,无论一个人经历多少事情,走过多少地方,当他回归故土,依旧是长辈眼中需要保护的孩子,老人家还有年纪更长的老人家宠。不管小菊活得多么久,你也依然是王耀眼中不可取代的弟弟。


不涉及三次!只单纯讲耀菊两人的兄弟情♂谊,最近一些新闻是真的很气【。】果然无虐不极东吗?

评论

热度(297)